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律酒窩】少年都一本正經談戀愛

CWT45 靈能無料

‧律酒窩、含徒師成分
‧年齡操作,設定茂夫大一、律高三
‧因為寫手ooc,所以筆下個性描寫ooc
‧高清流水帳


壹、青少年的慾望是地獄的開端

慾望,是衍生人類一切所需的必要主因之一。

不管是支配慾、佔有慾亦或是性慾,起源都來自於人類,那麼...我們理所當然的可以解讀,人類等於慾望、慾望等同於人類,這麼樣的一個說詞吧。

而慣之將自己尊稱為上位堂堂惡靈小酒窩大人,正面對著一個因為慾望而驅使的少年強行進犯,這樣說明看來是太過籠統了。

換個說法是,上級惡靈小酒窩他依憑在他路上隨機抓取的路人男子,地點是在一間有著粉紅招牌房間門牌是三個位數的特殊性取向的房間,在這房間中央鋪著黑色蕾絲滾邊的圓形大床上,惡靈小酒窩被尚未成年的影山律壓制在床上,雙方僵持不下。

不管是任何擁有獨立意識形態的物種,在遇上他不能理解的情況及事物,只會採取兩種選擇,一者是戰鬥、二者是逃避,而現下的小酒窩先生的內心除了想要消失於地球表面上之外......。

我的教育到底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小酒窩如是這麼悲憤地想著。


貳、近水樓台先得月,未必是你想的那個樓台

這是一個例行公事。

小酒窩搖晃著杯中只剩下冰塊的玻璃杯,依憑在人類的身上感覺並不好受,尤其是需要在艷陽下遮蔽躲藏的環境下,冰塊互相撞擊並且敲打在玻璃杯上的聲音可以屬於吵雜,但這並不妨礙一同與小酒窩坐在咖啡廳室外區的少年觀察遠方,發現自己的行為並未達到目的,小酒窩也不怎麼窩火就是掏掏身上口袋裡的錢包,阿不啷噹的還有幾個五百能再買杯飲料給自己解渴。

一邊進行解渴的買賣動作,站在櫃台等候也不忘回頭看看少年是否還在原地,小酒窩當然不是怕自己被人丟下什麼的,反而這可能才是他期望的。

當然的,少年沒有背叛惡靈的期望仍是乖巧地坐在遠地等著同伴的歸來,儘管小酒窩的內心難免有股期待,期待可以在社會版的頭條上看到熟人的照片,靈幻新隆是被害人、影山律是加害人的那種期待。

等到他回到座位上時,原先的玻璃杯的冰塊早就化成杯內的一汪水,相較於玻璃杯上的水珠,凝視遠方的影山律就像是與這炙熱天氣無關似的,浸在自己的世界帶著清高的超凡脫俗,但這也只是一眨晃眼的時間,接著他看見少年的眼神不安定的尋著什麼的時候,他知道了,青少年把他跟蹤對象給弄丟了。

「說吧!」小酒窩把原先剩下一半要倒進自己嘴裡的飲品放下,吸管攪了攪也不嫌棄自己的將剩餘的飲料推向影山律。
「你是指什麼?」少年顯得氣定神閒的將對方遞過來的飲品一飲而盡,沒發現這樣的舉止在對方眼裡顯得脫序,拿了紙巾抹了抹嘴、又擦了擦手,想想又補充了句。「只是把哥哥看丟了而已。」

正確來說,是把哥哥與詐欺師給看丟了才對。

惡靈瞧著對方這麼平靜的表示還不忘補充說明,再瞧瞧對方不嫌髒的跟自己共飲了杯汽水,小酒窩透過玻璃杯看著在影山律手中被攪爛揉捏的紙巾,曾經想一步登天成為神的男人心裡打了個幾個比方、想了幾個修羅場,清了清喉嚨想從少年的嘴中探出些他想知道的秘密。反正將自己哥哥看丟的人還理所當然地坐在自己的面前。

「這次考試考差了?」
「......。」
喔!他知道他這樣的開頭語多麼的滑稽與彆腳了,影山律不客氣的白眼也沒什麼讓對桌的男人感到受傷,至少他還是願意給予反應的。

「那麼...... 。」
這句話的結尾沉默的太久,久到少年忍不住抬頭,大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少年嘟嚷著怎麼跟詐欺師一樣煩的碎唸,換了個姿勢踢了踢對方的小腿意示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有了喜歡的人了嗎?」

「......嘖!」
「是同性嗎?」
「......。」

少年突然的起身差點將桌上的瓶瓶罐罐翻倒,小酒窩看著對方緊皺在一起的眉頭連帶的將對方內心的動搖也一並看穿,但是話題並未讓小酒窩順利地問下去,誠然程咬金這個名詞,在惡靈開始下一個問句開始前,他們原先的跟蹤目標又再度亮晃晃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少年像是鬆了口氣般的跟了上氣,規避掉了接續的問題。

炎熱突然像是回到了影山律的身上,臉頰可用肉眼看出的紅潤,畢竟這少年終於多出了追逐哥哥之外的慾望,愛慾以及性慾。

「我會支持你的。」這是頑劣的惡靈佯裝廣闊心懷的大人,實則心機較勁的想將少年的秘密刨挖出來,就算活得在久也是會對人間秘密產生好奇心的,大人嘛!總是有著各式各樣的劣根性。

但人生總是如此,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小酒窩是沒了肉體但他還有性命要顧,他給予了少年支持,這樣的支持像是莫大的強心針,這針打的太猛太急,猛的讓影山律停下腳步。


參、讓人徹夜未眠的床鋪


「......是你。」
周邊安靜地宛如落葉落地都可以聽到聲音一般,惡靈此時此刻多麼希望現下來個狂風暴雨能掩蓋少年方才的那句話,不過炙熱的夏天除了遠處傾聽還能隱約聽見的蟬鳴鳥叫外,亦無他所期望的雜音,那怕現在靈幻新隆認出他們都比此時此刻來得不犯尷尬。人不作死不會死,惡靈也是。

「就是這樣。」少年瞬也不瞬的瞧著對方的反應,青少年自個的心思也沒什麼多表態,「我去找哥哥了。」

當然世界總是在你做最壞的打算時,殺得你措手不及,同時為了不讓你孤單寂寞覺得冷,也還是會讓你覺得世界充滿各種驚奇以及驚恐。

原先的他們只不過是跟蹤跟蹤那對純愛師徒,看看他們去遊樂園玩玩遊樂設施或是小情小愛的在湖邊看鴨子戲水這類無聊的活動,注意他們有沒有太超過的親密舉動。

小酒窩一邊努力跩著即將脫韁的少年一邊探頭探腦的確認遠方的那對小情侶一同邁入那粉紅色招牌的店家,不置可否的,他那時候還在心中揶揄那邊那兩個人在床上到底誰是零號這種下流事情,大人嘛!聯想力總是豐沛的。

只是懷中猛烈掙扎的青少年恐怕就不是有如此冷靜的思考能力了。

「喂!等等...律!」
「少囉嗦!快走!」
小酒窩決定下一次憑依的對象,選個沒有打領帶的傢伙好了。差點被領帶掐到沒氣的小酒窩如此這般的想著,倒是也沒什麼自覺這不是最根本的解決方式。

領帶什麼的,在這一人一惡靈一同進入love hotel後就不會是這整件事是的重點了,當櫃台小姐面帶微笑的瞧著來人並喊著"歡迎光臨,請問是要休息還是住宿?"時,情緒過分高漲的青少年被迫面對現實而強制的自我冷靜,並同時了解這不是他這樣優等生能了解的地方。

影山律的世界,除了塞滿影山茂夫的一切外,其餘要跟隨上周遭的學習、生存還有社交這些東西,已塞滿這個少年現階段生活,但就學校班上多少都是正值氣血旺盛的青少年們,love hotel這種違規邊緣的詞彙以及含意,影山律還是明白的。

時間是不等人,尤其是進入這種包含性意味意義的地方的人們更是會把握時間,兄控少年處在love hotel大門口邊做著人生內心的掙扎,若只要當一回homo可以拯救哥哥免於成為homo了話,那麼這一點犧牲又算得了什麼呢?影山律的人生天平不能說是兩相權衡的,打從一開始就是歪斜的。

他卻忘了剛剛還在大庭廣眾之下面不改色的向一個男人表白,以及他的哥哥本來就在跟一個男人交往的事實。
鐵片與鐵片的敲擊聲在影山律的面前乍響,惡靈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房間鑰匙拉回他的理智,櫃檯的女服務人員仍是維持著完美的笑容,但他也沒有那個心思在去猜對方心中是否存有對他們的鄙夷,影山律拿過晃在他面前的鑰匙,看清號碼後就急急切切的往著房間的方向前進。

所以說了,人生總是充滿了未知數。

開門的瞬間,電流通過房間的最尾端,燈光一盞一盞亮起時,少年與惡靈的臉色則是一次一次的難看,在他們眼睛所觸及的地方,都是掛滿各種他們能預測用在哪一方面上的道具,赤紅爬滿少年的臉龐,羞恥心只能讓他完全的呆站在房間門口,掛在牆面上的鞭子讓影山律適時的想起方才櫃台小姐微妙的笑容。

「我去換個房間吧。」
「不,就這間。」

拒絕了身邊人的好意,但光是踏入這微妙的空間內就是件令人煎熬的事,但是少年一想起自己的哥哥會遭人不法侵犯時,卻還是毅然決然地踏入這讓她極度生厭的空間。當少年自身在對這樣的一個環境感到錯綜複雜的心境時,他身邊的另一個人則是在拿著掛在牆面上的道具把玩。

「這可真是......噢。」惡靈的話都還沒說完,手裡的道具已經應聲折斷落在地上了。

在報廢的道具落在地面的瞬間,影山律想起了一件事,他連哥哥在這淫穢環境內的哪個房間內都不知道,那他要怎麼偷聽跟阻止......那麼就是把這裡的每一面牆都打破就行了吧。少年偏執的極致做出了最有效率且暴力的方案。當然的,天不從人願。少年才剛抬手要開始進行破壞隨即被人用力彈了額頭,硬生的痛阻止了少年接下來的動作。

「你打算跟你哥哥在這裡毀滅世界嗎?」
「......。」
少年的確說不準,說不準他打擾他哥哥情事的後果,或許是好的結果但也說不定跟惡靈說的毀滅世界是同樣的結果。思想混亂的影山律任由著對方拉到床邊坐下。從這個房間來說,並不是沒有椅子這一樣道具,只不過椅子被塗上黑漆顯得粗糙,再加上附在把手上的金屬手銬更添加幾分下流感,小酒窩沒有勇氣也不敢讓心情糟透的少年坐在那個玩意上面,最後選擇質感糟透了的黑色床單的圓形大床。雖然給人的感覺一樣是糟透了。

「說不定茂夫是在上面的那個也說不定。」
「......。」
惡靈琢磨了半天也就這個吐出了這句話,若說這句話是在平日,小酒窩大人最多受到一白眼,但在這樣的場合,這句話非但達不到安慰的效果,只讓少年更加的認知到這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而眼前的人在心中的地位可以擺到什麼樣的位子。

「......律?」
「那你就不怕我也是上面的那一個?」
「......。」
所以才說,影山兄弟都是個麻煩人物,對於少年這樣的心思,惡靈全當作是雛鳥心態所引發的感情,所以他決定做出會會破壞少年對這份情感的虛妄,沒什麼多餘的語言,惡靈抬起少年的臉後,接續的是隨即的親吻。

「感覺很糟吧。」
小酒窩沒等到影山律的回覆,首先他們見識到了這裡的門板是多麼的單薄透音。

「哎呀!這裡有浴室真是太好了,潑在衣服上的可樂能順便洗一洗!」
「是呀,師父。」

熟悉的聲音以及正常的對話,讓這房間內的兩人處在一個極度尷尬的情況下。影山律的思想混亂結束了,他的哥哥正好好的走出這個錯誤的空間,估計今晚會好好地回到家,而他今天告白的對象給予了他一個吻作為回覆,他沒有什麼神秘的怪力可以將眼前的成年男人翻倒,所以超能力在這樣的情況下特別的好使。

位置的顛倒讓人措手不及,少年擺出今天的第一個笑臉,惡靈自保的想著那過分不隔音的門板是否能將自己的呼救聲傳出去。


FIN【?】


Free talk
其實連這邊也是想要複製貼上,這陣子完全遊戲廢人,工作跟文都毫無進展,該打TT
下面附上這次媞姐姐給我畫的插圖,寶寶親友們吃我安利【揮魔法棒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