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上不正,下参差》11

*神官石切x高中青江
*高清流水帳,慎入慎入
*與其做個誠實的孩子,當madao我還是比較信手捻來的


上接   @VC银翘片 10


就算石切丸是個朝著廢材大叔為目標的神主大人,但聽著小高中的腥羶色黃腔感到臉紅筋漲的也是相當不悅,不悅之餘也就拽著少年手臂拖拉進了屋內,而性格劣質的少年也任由神主一拖一拉,造著少年彆扭姿勢半拖半就的行走。

神社不配一般路上的照明燈,東起西落的日照在黃昏之後消失的特別快,沒了常見的路燈藉由著月色隱隱約約的光線顯得格外漆黑。若是平常的小高中生早就回家吃個熱飯洗個熱水澡混吃混喝打個電動,再不濟也可以將就在速食連鎖店混個一晚上,而不是像現在一樣盯著擺在桌上碗中的蘿蔔與竹輪,當然這種夜黑風高的夜晚,神主說甚麼都不會放著法律定義上的未成年在深夜路上行走。

「爲什麼不是泡麵?」小高中望著鍋中正在沸騰的鍋水提出了個突兀的疑問。
「......那不是營養的食物」

難道竹輪蘿蔔高湯就是充分營養的食物嗎?不意外的,人是自私自利的物種,神主大人打開櫃子裏只探到了最後一包儲備的泡麵時,想到了他只允諾了會為少年隨時砌一壺茶,僵持在空中拿與不拿的手又將櫃子關上了,他只允諾砌一壺茶。

小高中得到對方極其敷衍的回應也沒特別在意,就拿著筷子想搗爛碗中的蘿蔔,不巧蘿蔔沒煮透,搗爛不成就讓筷子插在上面,大不敬。堅韌不搖插在蘿蔔中央的筷子隨後被拔下,人與人之間年齡的差距鴻溝在沈默間形成鴻溝,青江不如混踏過社會濁水的社會人自然受不了這般沈默,眼睛轉了轉決定貼心地來開啟男人間成熟的話題。

「神主大人,你喜歡上下成對知性主義的還是狂野風格不同調主義?」
「什麼?」
「當然是...女高中生的內衣呀!」
「......」

石切丸板著臉思考用御幣往小高中的頭上敲下去是否能拔除黃色思想,但恐怕在少年腦袋上敲出一個洞都未必能成功。黃色話題在這種情況下理所當然的不了了之,青江也就不再嘗試開啟新的的話題,想要從自己的包裡拿出個什麼來玩,手探入到書包內拿出幾張皺巴巴的試紙,試紙上除了大大紅色的零之外也沒什麼其他顏色的點綴。

人類的矛盾天性總是反應在不適當的時候上,嘴上講無欲無求,但作為一個"前"人生贏家,神主大人瞧著那快被揉成紙球的試卷跟隱約可辨識出的成績,神主大人感到不順眼。 
 
是的,非常的不順眼。 
 
石切丸在青江的眼皮下堂堂正正的捏起那被折磨的不堪成型的試卷,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的將填上了答案卻是零分的考卷瞧了個仔細。 
 
「別看了,在怎麼看都是零分喔!」明明是自己滿江紅的考卷,青江卻是沒什麼特別尷尬。 
「青江真是厲害」 
「甚麼?」 
「明明算對了卻填上的錯誤的答案呢!」 
 
神主這樣的評論倒是嚇著了青江,先不分說青江自個改掉正確答案這事,但是青江對石切丸的形象大抵在某個層面上升了一個層次,小高中的內心胡亂猜測的是這神主大概是看不穿女高中生的內褲卻能看穿自個在考試做的小手段,估計這神主不但變態還會通靈了。 
 
而反之的,在少年心中的既變態又能通靈的神主大人則是既沒什麼變態的嗜好也不會通靈,若是神主大人能通靈讀心了話,說什麼都會拿著御幣分分鐘鐘的往小高中的腦袋邊敲打邊除靈來洩憤,幸好的是神主大人不會通靈,石切丸只是將青江填在試卷上被橡皮擦擦去的字跡看了個通透,看著計算好的公式被擦去則在答案上像是玩笑般的填上了不一樣的答案,神主對於眼前這個驚呆的小高中下了一個結論。 
 
尋求認同。 


------

(川ωΦ)好久不見,還有人記得我嗎?
論一個寫滿的考卷,滿分跟零分其實一樣難呀
還使拚不到兩千字(噴淚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