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促狹之人、拘謹之人

*很...不明所以的東西,很短
*慎入慎入

拉門被輕巧的拉開,太過老舊的關係還是發出讓人不耐的摩擦聲,夜戰回歸的靈刀內心囑咐自己該幫門上上油,夜裡吵人這樣也不適當。

「歡迎回來」

房內還留著一盞燈,原本照神刀的習性應該是點蠟燭來守著夜,但不管是油燈還是蠟燭都有可能一夜火燒眾刀,審神者細思極恐的每個房間都發派獨立式可用4號電池續航的桌燈一個。

而微弱的燈光再配上一句歡迎回來,讓先前猛烈的戰場上奮勇的尖銳情緒登時軟塌下來,青江在意身上混著血液汗水和濁土砂石,拆了能拆的衣服只留最基本的襯衫長褲,但後續動作也沒有對神刀有多親近,保持距離跟一貫的笑容像是準備聽從神刀的教誨。

「青江,過來」

神刀攤開雙手,心臟與手掌延伸出來的空間有著安頓人心的吸引力,嚐過幾次出其不意還有之後的甜頭,青江也不推辭的整個人往其中栽進去,人家說「溫柔鄉是英雄塚」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青江?」

犯睏又帶點逃避心態的回應混在細碎的囁嚅中,再繼續等下去就是傳來平穩的起伏與呼吸聲,睫毛微微顫抖也就不再拆穿裝睡的與否。

- 歡迎回來
- 我回來了

這種再普通不過的對話,需要這麼一段時間才能講出,雖然知道這種隱約彰顯立場的話,對方是不太說出口的,但能進展到能撒嬌的地步,石切丸是竊喜的。

「晚安,青江」

------

我還蠻喜歡別人跟我說晚安的,感覺一天可以結束好好休息
小小覺得這樣的打招呼,青江要花好長時間才會去回應,清純的小黃刀嘛
點選喜歡、推薦、追蹤及評論的太太們十分感謝!!!!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