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可愛之事、不可愛之事

年幼的石切丸常被兄長們抱在懷裡,偶爾捏捏臉蛋、拉拉手臂或是揪著頭髮玩耍,那時兄長們總說好可愛、好可愛的。

在那時年幼的石切丸心中可愛一詞就被歸類成不怎麼喜愛的稱呼,而如他所願的成年之後魁梧的身形也跟可愛勾搭不上邊。

被稱作無欲無求的他自然也對可愛之事沒有抱有什麼喜愛之情,上至布偶、下至明星偶像,兄長們也從未聽過弟弟對任何一事加以稱呼可愛一詞。

「石切丸」
「是?」
才剛回應,石切丸懷裏隨即被今劍塞了一個娃娃。

「可愛嗎?」
「可愛」
「真的嗎?」
「......還好」
石切丸望著自家兄長們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石切丸深知他們大概是閒著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又開始抓著自己鳳麟小角的閒事打發著時間。

「石切丸你再這樣下去,就要變成了血腥殘酷麻木不仁的惡魔..咳咳」三日月掩著臉想飾演電視劇裡的悲情女主角的哭腔,卻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噎死。

「石切丸你說說,有什麼是你覺得可愛之事?」今劍捧著娃娃靠近石切丸,睜大的雙眼顯得好不可愛,只是已經從小看到大的石切丸只是伸出手將今劍按回原位。

「說了半天,你們是想知道這個嗎?」石切丸看著獲得了兩個腦袋有力的點頭,心不禁評斷他們果然是太無聊。

「可愛之事嗎?」石切丸想了想,晃過思想的是一把左右搖晃的青綠馬尾「我想可能是...總是彆扭說著不著調的,被逼急了才會驚慌失措的解釋討好的模樣,哭泣的樣子也十分可愛...」

等石切丸叨叨絮絮說了一堆回過神後,石切丸大周圍已經沒有原先兄長們的影子了。

「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隱蔽著名的大脇差偷偷摸摸地繞到神刀的身後想嚇他一把。
石切丸只是將青江摟進自己的懷裏「沒什麼,只是在說...你很可愛」

------
哥哥們被秀了一把恩愛(自備墨鏡)
準備要寒假了,可以安定碼字了T T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