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混合04

*又繼續來ooc
*科學家石切x實驗體青江注意
*文辭用法怪異注意

07


當一手能掌握的嬰兒,超脫常人般成長的青年時,石切丸只來得及感嘆還好骨骼與智商的成長是一並拉拔的。

可惜,某些先天性動物的劣根性是存在的,並非石切丸對蛇這種動物有額外的見解,而是石切丸本身就是個會與人保持距離的傢伙,更正確來說,他討厭人類,討厭會三五成群卻又私下分類的人類,所以最後選擇了現在這份工作。

而現在,在冬日的早上,他身上盤踞著一尾冷體的生物,他正與他所理想的生活背道而馳。

「青江,我不是說過冷了就把暖氣打開嗎?」抬手拿了時鐘,因為多承載了一個人的體重而清醒的石切丸看著指針精準的擺在五點上覺得更加的不美好。
回應他的則是尾尖打在他的腿上表示著不滿,而石切丸完全不懂得這樣的不滿是從哪裡來的,為了他特地換了一間房、為了他特地買了一張床,又為了他特地裝了一台暖氣,就是怕他冬天冷著,得到的回報是手上兩個牙印,被蛇尾甩了好幾下,又在半夜的時候,一尾蛇竄進來硬在壓在自己身上過冬,石切丸只覺得招誰惹誰了。

恍惚的一個時間,尖銳的刺痛從頸間傳來,始作俑者只是咬著不放的一臉任性,除了你奈我何,你奈我何還是你奈我何,擺脫不了的石切丸也只能歪曲著脖子,跩著棉被將青江露出來的蛇尾掩好以防他受凍,石切丸想起他三不五時來串門子的兄長說的一句話。

『自作孽,不可活』


08


學習力是高人一等的,從先前的必須在浴室吃的血雨腥風到現在可以坐在矮桌前慢條斯理地用刀叉切著肉塊進食著,石切丸深感佩服,畢竟從他小時候他就不是個會遵循西餐禮儀的男人,而青江只是僅僅讀過幾次的書本就可這般成就,石切丸感嘆著他可惜不是真的人類。

變相放假的那段時間,他教著青江學習文字語言,青江能提著筆寫出優雅的字跡,但是他就是不願意發出聲音,對此他做過研究,但影響他不開口的原因皆是後天因素,不管石切丸怎麼引誘,連最差勁的惹怒青江,他都從未開口,不過石切丸的身上到是多開了幾個洞。

「為甚麼不說話呢?」
像是對石切丸說的話嗤之以鼻般,青江將長尾打在對方身上,對著石切丸露出曖昧的笑容。

這種時候的石切丸除了自我下意識地迴避眼神外也別無他法,總不能像著外人說,他正受著他的實驗品挑逗,而且他甚至有點享受著樣的待遇,雖然他總覺得他再青江的眼裡是大型移動肉塊,養肥了就可以吃了。

想著,石切丸又摸了摸青江的尾巴。

「青江你最近的鱗片摸起來有點粗糙...」石切丸的肚子又受到一個甩尾。


這個沒神經的獵物!

------
我很想寫的高端又搞笑,可是寫出來就是悶又呆呀XDDDDDDD
明天班上要玩交換禮物,如此沒梗的我打算包個200元的泡麵來感謝同學(喂。)
小九說,他看不到肉的連結,所以我換了連結,還是看不到的可以說說

點選喜歡、追蹤及評論的太太們十分感謝!!!! 

评论(2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