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混合03


*又繼續來ooc
*科學家石切x實驗體青江注意
*文辭用法怪異注意

05

啪!桌上的水杯翻倒,石切丸只來得及抓住那尾青色的尾巴卻無法阻止水因為引力關係低落在石切丸還未整理的研究報告上。

「青江!......」

還來不及喝止對方,小生物已經在石切丸臉上刮上一抓,這一痛一鬆手,剛才還在懷裡的的小生物又縮到了角落去,嘶嘶聲的警告對方。

「你覺得這樣我還能出門嗎?」石切丸摸摸已經破相的臉,對著自己名義上關心、實際上看戲的哥哥冷瞪著。
「哈哈哈,我想石切丸這麼急迫的將牠帶回來還足不出戶是怎麼了」三日月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阻隔了石切丸譴責眼神。

這麼一來一往的對話中,石切丸的手指碰觸冰涼的鱗片,低頭一看小生物纏上他的手臂依賴著他的體溫。

「話說回來,你幫他取名字了?」
「總歸是要照顧一陣子的」任勞任怨的石切丸下意識的拒絕思考著過一陣子之後該怎麼處理。

三日月笑看著自己的弟弟以及他懷裡的一條蛇,從原先纏在手臂上到趴在大腿上、最後的窩到石切丸的懷裡,而自己的弟弟還貼心的幫他蓋了暖被,這是不是太無微不至了,三日月覺得他美麗的眼睛有點痛。

三日月離開前,對石切丸表示工作以及生活上有他照應無需擔心,就當是放個長假。

「石切丸」
「嗯?」
「不要投入太多感情喔」
「......」

有些感情是你一開始投入就收不回來的。

06

背離了造物者創造的生命總是有出乎意料外的驚喜,一種為人父母的感動,這是在石切丸聽到青江斷斷續續的喊出他的名字時的衝擊以及感動。

當然下一秒在他已經破相的臉抓上一抓時,這種感動又回歸塵土了,看著青江張著嘴石切丸才會意,剛剛那一聲呼喚不是回饋他這段時間的辛勞而是在催促他該餵食下一餐了。

石切丸帶著青江、帶著他從超市買回來的牛肉塊進了浴室,繼續觀看著徒手撕開肉塊咬下咀嚼的畫面,從原先的有點反胃到現在看他吃的津津有味還會自己有點餓的程度。

當然,對於青江的研究仍持續進行著,成長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依據人類的年齡外表估算大概介於一個高中生的階段不再成長,只是心智發展還是個幼兒。

啪,血淋淋的手就這麼打在石切丸的臉上,似乎對於對方的放空十分的不滿,石切丸在對方指甲刮下來時趕快扯住青江的手,這才發現浴室在進食時弄的到處都是血。

「唉...」望著扭動的蛇尾,石切丸開始思考這是不是他表示愉快的方式。

------
在寫這篇時,我問了好多人父照顧嬰兒的經驗(爆笑)
結果都無果......(遠望)


點選喜歡、追蹤及評論的太太們十分感謝!!!! 

评论(4)
热度(30)
  1. 人偶桑倏然回首山鄉景_木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