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混合 02

-OOC
-前言不搭後語
-科學家石切x實驗體青江


03

「...你剛剛是叫我把他帶回家嗎?」指著剛進食完犯睏的小生物,石切丸希望自己的臉部不要扭曲的太厲害。
任性,且有本事任性的三日月宗近保持自傲完美笑容朝著石切丸點頭。

肺部大量換氣帶來的不適,以及半抱在肩上的重物,還有一種犯罪的緊張感,石切丸依著自己租屋處的門板的喘氣著。

「絕對會遭天譴...」石切丸脫力將手中的麻布袋慢慢從腿上滑下,口裏碎念的這句話不知道是說自己還是說這件事的始作俑者。

一落地,布袋內的小東西掙扎的厲害,石切丸順了口氣就蹲下去解開布袋上的綁繩,解開的一瞬,裡面的東西就迅速掙脫布袋,快速的移動的房子裡的角落向石切丸發出警告嘶嘶聲。

石切丸發現他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把不太配合的實驗體拐進布袋,躲開一路上的監視器,一邊跟大樓的警衛聊天掩飾異狀...,這些都只是開頭。

應該連保溫箱都扛回來的。

04

目前還幼小的小生物還不足以對石切丸造成什麼太大傷害,生物天生的物種優劣讓小生物只能縮在角落,對著石切丸發出無用處的警告,說是無用的警告,石切丸還是忌憚實驗體嘴裏的那兩顆牙的,沒有人知道當初到底是什麼種類的蛇去混的。

小小的實驗體幾乎算是裸著的縮在角落,脫離保溫箱恆溫的舒適,陌生環境及冷空氣的不適讓出生不過兩週的實驗體又餓又累。

可憐的小生物經歷出生後第一次麻布袋搬家,在最後與石切丸的對峙是累的蜷曲著尾巴睡著,這才讓人有機會把他從角落中撈出,沒有任何保溫作用的環境,石切丸找來過冬用的軟被裹著護在懷裡。

撇除逐漸成長的蛇尾,石切丸看著實驗體的睡臉覺得自己有種為人父母的感覺。

那...是不是該取個名字?

----
正在掙扎最後幾個小時連休的日子
點選喜歡、追蹤及評論的太太們十分感謝!!!! 

评论(8)
热度(50)
  1. 人偶桑倏然回首山鄉景_木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