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混合

科學家石切x實驗體青江

一平二白文筆,商業類科對於理科實驗無法理解幾乎瞎掰...(噴淚


01
三日月像是炫耀的將石切丸拉到保溫櫃前,透過玻璃可以清楚看見裡面的軟布包裹一個正在蠕動的生物。

「...這是?」
對於石切丸的疑惑的目光,三日月不多做什麼解釋,就帶著手套就伸進保溫箱將白布掀開,展示在石切丸面前的是襁褓中的幼兒,似乎對於突如的光線感到不適應小小的手揪著先前蓋在身的軟布扭動著。
若是只是普通的幼兒,石切丸就姑且只將三日月當成誘拐犯,打個電話通報警察算了,但是保溫箱中的嬰孩少了人的雙足多了蛇腹及還未生長的短小蛇尾。

「三日月...你在非法培養這種東西嗎?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所以現在你也是共犯喔!哈哈哈」

石切丸放棄以對方的思維去思考,怎麼收拾現下的殘局才是最重要的,思考至此石切丸才又重新直視保溫箱中的嬰孩。


02

就算是這種通過遺傳基因改變的人蛇混種的實驗體,對於石切丸來說也只是個需要別人把屎把尿的幼兒,這種照顧幼兒的事情對於一個單身男子也是個十足的挑戰。

在拿到三日月提供相關培養資料時,石切丸還覺得自己的兄長還是可靠的,而資料中只寫了大量餵食老鼠這一環的時候,他平生有種想拿手裡的紙糊在三日月臉上的衝動。

最後石切丸也只能一手拿著實驗用的小白鼠,一手打開保溫箱,動物天生的直覺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機開始不斷的掙扎,只是一瞬間就成了保溫箱內幼兒的餌食。
看著小白鼠被咬斷吞下,小小的手攀著對他來說過高的保溫箱邊緣,張著嘴討著下一口食物,石切丸認命的進行血腥的餵食秀。

物種的混合也是一種進化。
小孩子長得特別快,這句話在石切丸的心中有了極限的突破,原本以外表來說只有三四個月的幼兒,這樣日復一日的餵食,短短兩週的時間就成長三、四歲的模樣。

「已經到了保溫箱快裝不下的程度了呢...」
「那麼兄長大人您打算怎麼做?」
石切丸理智上知道應該要迅速撲殺這個不該存在的生命,在感性上要他殺掉一個孩童,他是做不到的。

「因為我實在很想知道最終形態會長成什麼樣子...」
「所以?」
「可是實驗室估計也藏不了多久...」
「然後...」
「然後就麻煩石切丸把他帶回家養好嗎?」
「......什麼?」

-----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到底在寫什麼...
手機打字真的有夠慢,大概會努力的前言不搭後語的斷斷續續寫完,對自己貧乏的形容詞感到風中凌亂

评论(2)
热度(33)
  1. 人偶桑倏然回首山鄉景_木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