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木桐
尋覓一個可以傾吐腦海中文的地方
培養一個可以進入深層文字的自我

关于

|二創|鬼燈的冷澈 鬼白 說喝醉酒什麼都忘了都是假的

我好像…把寫完存稿全發完了…以後還有東西發嗎(抖

互不相讓的惡聲毒語一句接著一句
衝擊神智的辣烈酒精一杯接著一杯
寬衣解帶落地的衣服一件接著一件
火熱交纏的肢體愛撫一回接著一回

不同以往,這次先睜眼的是地獄的惡鬼,映入眼裡的是整體只能用狼狽來形容的神獸大人,紅腫的雙眼、身上各種不能言喻的痕跡,可憐悉悉的白澤捲曲著身體努力靠向旁邊的溫暖處,不自覺的

理智告訴鬼燈,現在應該立刻推開這頭蠢豬,善後目前的情況,但懷抱著白澤的手怎麼樣的都移不開

「嘖……愚蠢」

评论
热度(7)